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窝有糠

行走在路上

 
 
 

日志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2010-06-25 23:20:00|  分类: 行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虽然这次端午的福建之行,我并没有遇到啥旦夕祸福,可不测风云,却真实的让我领教了大自然的脾气。


  2010年6月14日,下午18:10,提前约半个小时,折回邵武火车站,去候18:33开往漳州东方向的K243。候车大厅里人有点多,都是从一个地方洛阳而来的一队随团游客,从武夷山游玩归来,等18:03开往厦门的5209次。直到19点多,他们才开始检票上车。这一队人一走,喧嚣的候车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安静的就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样。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空荡荡的邵武火车站候车大厅


  我要乘坐的K243也晚点了,晚点到19:46检票上车。对于我国火车的晚点,我早已习惯,所以,这一个小时,还算能接受。但我却不知道更长久的等待却伺机偷窥着我,准备乘我不备的时候,给我沉重的打击。


  19:46,准时检票进站,穿过地下通到,来到候车月台。K243也恰好开来,呼啸着在月台停稳,早已等的不耐烦的乘客,鱼贯的上车,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定,等着车准时从邵武站发出。


  十分钟过去了,K243纹丝不动的依旧停靠在邵武站;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如故,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的说法;一个小时过去了,消息灵通人士在各车厢传播着,说通往厦门的沿线遭遇泥石流山体滑坡,列车何时启动,未知;三个小时过去了,列车广播传来这样的声音:


  “各位旅客,由于前方遭遇泥石流山体滑坡,开往厦门方向的K243将改道,走沪昆、京九、赣龙、漳龙线,到达厦门。由于自然灾害,给您的旅途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福建长汀,K243在这里一停就是将近10个小时。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被困在车厢里的乘客,只有靠睡觉打发这无聊的旅途时间。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车窗外,大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抠门的铁道部,在所有乘客弹尽粮绝时,还要出售这要价5块钱的可怜盒饭。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车厢门打开后,旅客都下车了。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无奈。

随行福建:被大雨浇灭的行程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为什么,回家的路却那样漫长……?!


  以上的广播,不间断的一直重复着,至少播了不下10遍,可就是不见列车启动。等啊等啊,当我睡醒一觉起来时,列车还在邵武站停着,此时是晚上23点30左右。


  睁眼后的半个小时,大约6月15日凌晨0点30分左右,K243在停留了4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缓缓启动了,向着一条从未走过的路前进。


  火车启动后,我也沉沉的睡去,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车窗外的景致陌生一片,行驶了一晚上,居然还在江西境内转悠。中午时分,抵达赣州东,短暂的停留之后,车继续向着不知名的方向开着。昨天上车买的食物,已经当午饭全部吃掉了,不知道继续开下去,能开到什么时候。听同车的旅客说,下午肯定到不了漳州东,这样,我的土楼计划,就只能取消。


  给土楼乐土客栈的张老师发了短信,告知其现在所遇到的状况,土楼计划只好取消,先前预定的房间也一并取消。张老师很好人,得知这样的状况,除了宽慰我,还把我之前打给他的客栈房间预付款退给了我。感谢好人张老师。


  6月15日,大约下午14点左右,K243停靠在福建长汀车站。车窗外,长汀车站静如死灰,看不到除K243上的乘客之外一个人。此时,外面大雨倾泻,给这未知的旅途又增加了一份不确定因素。


  大雨断断续续的下了整个下午,列车的广播里不时的在播报着:


  “因前方多处出现泥石流山体滑坡,线路中断,K243何时运行,尚不明确……”


  渐渐的,夜幕降临,眼看着6月15日,就要这样过去了,却没有一点办法。车厢里,渐渐的有了一些骚动,说什么的都有,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起不了任何的效果。晚上23点,在6月15日就要过去的时候,车厢门终于在列车滞留9个小时之后,被打开了。几乎所有的乘客都托着大包小包的下车了,包括卧铺车厢的。


  在经过与列车长不断的交涉后,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


  由于前方多处遭遇泥石流山体滑坡,K243接部令返回西安。K243的旅客可以在长汀下车,退未履行段的车票,从长汀选择别的交通工具前往厦门。或者随K243返回上车站,退全部票款。


  在经过一阵的签字、退票之后,硬座车厢只剩下了5个人,卧铺车厢剩下22个人,这其中包括我。在经过这样的折腾之后,我的行程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只好做取消的决定,跟随这趟车返回南昌,从南昌再坐火车返回北京。匆匆结束这端午之行。


  2010年6月16日,凌晨0点30分左右,K243在滞留了约10个小时之后,终于缓缓启动了。当我再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到达向塘车站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抵达南昌。


  从2010年6月14日,晚上19点50上火车,到2010年6月16日,11点30下火车,整整在火车上经历了约40个小时。加上从北京到邵武的那24小时,再加上16号那晚,从南昌回北京的那10个小时。从北京出发,到回到北京,也就90多个小时,可是,在火车上就度过了74个小时。


  这趟端午福建之行,真是刻骨铭心!


  《印度走着瞧》的作者徐崧说:


  “我喜欢火车,在所有的陆上交通工具中。火车有一种别的交通工具所不具备的浪漫情怀,不管我是在车外看着一列火车穿行在山岳平原间,还是在哐啷啷的列车中看着窗外的小村庄向后滑去,都会让我心绪平静。列车是一个独特的世界,装载着一车没有归宿、彼此来历不明的人,行驶在千百年都不曾改变的乡野景色中,放佛在驶向另一个时代——过去或未来”。


  在没有经历这恐怖的74小时火车之旅之前,我是赞同这段话的。


  可现在,我却实在不想在听到火车车轮与铁轨之间哐啷的撞击声,包括在北京城坐地铁都不愿意!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