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窝有糠

行走在路上

 
 
 

日志

 
 

这些年(一)——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有感  

2010-01-24 23: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一)

——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有感

 

这些年(一)——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有感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读完廖信忠的《我们台湾这些年》,已有些时日。读的过程中,每每读到自己记忆深处熟悉的那些人与事,总会唏嘘不已,产生共鸣。

  作者廖信忠,生于77年,与我是不折不扣的同龄人,看他写的东西,就好像检视自己这三十多年一样。从77年出生,到刚刚过去的09年,这三十多年的一切,就如同电影胶片,一一在眼前闪现。

  在阅读的过程中,总是会有很多的共鸣,让自己忍不住热血一下,现在读完了,很多的感觉反倒淡了。好吧,借用初中时期语文老师骂我们的一句话,“我是属耗子的,撂抓就忘……”无意去点评这本书的好与坏,书中讲到台湾这三十多年风风雨雨的政治,于我而言,更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不妨,借着作者的书,来简述一下,自己走过的这三十多年。

  1977

  那年的春节是2月18日,我于当天的正午,伴着全国人民欢庆春节的热闹,来到这个纷扰的世界。据老妈讲,三天之后,出院那天,天很冷,回到家后,发现起了很多“马牙”,差点要了小命,幸亏邻居奶奶帮我扎针,才幸免一死,也算是逃过一劫吧。

  1978-1981

  婴幼儿时期的事情,现在早已记不太清楚。妹妹是80年来到这个世界的,确切的说应该是81年,因为他生在腊月,还有20多天,就是鸡年的农历新年。

  生妹妹的时候,父母把我送去了远在30公里之外的奶奶家。这一送,也注定了我的童年、少年的多半时间是与爷爷、奶奶度过的。妹妹出生半年后,我回到家。后来,听妈妈说,当我见到一点点大的妹妹时,嘴里一个劲的喊着,“娃娃,娃娃……”对这个新生命的到来,充满着极大的好奇心。

  1982-1983

  那一年,我五岁。父亲在村子里的中学做教书匠,因为这个原因,这一年的九月,我提早入学了,成为了一名小学生。我想那个时候,学校校长也是碍于父亲的面子,才会让那么小的我上学。

那会儿上学,需要从家里自己搬小板凳去学校。每天去学校的路上,总会经过村子中央的一个池塘。有时候,我会坐在我的小板凳上,看池塘捕鱼的人捕鱼,一坐就是半天,早把上学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就这样,半个月之后,我收拾东西回家了。学校的理由是,我还太小。不过,这也是事实嘛。

  在所谓的退学之后,没多久,我又回到了奶奶家去住。这一住,就是将近两年的时光。也是我的童年生活,最快乐的两年。记得那时候,每到唱戏的时候,总是会跟着爷爷奶奶去看,回来后,还不忘在床上,穿上大人的衣服,模仿一遍,倒也有板有眼。以至于,周围的邻居见了我,总是会让我来上一段。用“小名人”来形容那个阶段的我,应该一点不为过。

  介于此,那时候的我,每到饭点的时候,总是会这家吃点,那家喝点,深的每家每户的喜欢。

 

这些年(一)——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有感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1984-1986

  九月份,作为一个适龄小学生,我终于踏进了小学的大门,结束了进东家串西家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我们那个时候的小孩子,因为是农村的,也没有幼儿园可读,一上学,都要从幼儿班读起。托父亲是学校初中部老师的光,教我的老师对我都很好,很多曾经是父亲的学生。

  在村子里读小学的日子,是幸福的,是所谓的好学生的范畴。那个时候的我,还是文艺骨干,每年的元旦,或者元宵节,都会在学校表演节目,有时候还会代表学校去乡里表演,也算是风光一时。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光荣的成为了少先队员,老师教导我们说,红领巾是用烈士鲜血染红的。那时听了,感觉特别的神圣,现在再来回想当时的场景,只感觉很狗血。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在学校是不是也接受着这样的教育。

  小学一年级那年的暑假,我背着母亲,一个人偷偷的徒步去30公里之外的奶奶家。那年,我九岁。记得那天中午很热,我下午13点钟离开家,穿的背心短裤拖拉板,腋下还不忘夹着暑假作业。一路走走玩玩,一直走到晚上20点,距离奶奶家还有一小半的路。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心里也害怕了,正小声的啜泣着,恰好过来一群民工。见我是一个小孩子,就问怎么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他们听。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害怕,如果是一帮坏人,被他们拐卖了,也许,这个时候,就没有我现在坐在电脑前,敲打这些事情了。

  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是真的心眼够足,还是有洁癖,回到他们的驻地,要我吃饭,我没吃,虽然那个时候很饿了。说天很晚了,第二天一早把我送到奶奶家,可我死活不同意,一定要当晚到达奶奶家。他们也没有办法,让一个大概30岁左右的叔叔,骑自行车把我送到了奶奶家。

  时隔这么多年了,就算有一天,我与他在街头擦肩,也不认识了,很感谢这些普通民工的善良。

  我虽然平安的到奶奶家了,可是家里早已经是乱套了。那个时候,电话还很匮乏,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通知家里。第二天,好像是一大早,父亲就找到奶奶家来了。看到我安然无恙,也放心了许多。

  也许,从小就埋下了这样叛逆的心态。

  二年级那年,平淡的度过,没有什么故事,在我的记忆深处扎根。就这样,怀着好奇的心情,升入了小学三年级。

  1987

  小学三年级,绝对是我最悲哀的一年。我们的数学老师,是全校最厉害的老师,用当时村里人的说法,她是地主家的闺女,心狠手辣。

  有一天,我的数学作业没有完成。那天上午的第三、四节课是数学课。一上课,首先就是检查作业。我因为没有完成,自然就被她提溜出来了,也预示我的悲惨来临。她在地下画了一个方框,仅仅能容纳下一双脚,她让我站在方框里,开始体罚我。当时,我不知道她是打到我哪里了,总之,鼻子流血了……就这,她还不让我动一下。后来,中午回家,跟家里讲了这事情,母亲很恼火,下午直接冲到学校跟她闹了一场。

  鉴于此,学校也没有拿她如何,她还继续教她的书,她还继续带我数学。可见,地主家的人,就是撼不动啊!

  1988

  开学后,我们从旧校区搬入了崭新的新校区,砖瓦房,宽敞明亮。

  四年级的下学期,我又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至少在我们村子里是够惊动的。

  那天早晨,我照例准时背起书包去上学。走出家门后,我并没有走向学校,因为我又一次没有完成数学作业,害怕再受那BT数学老师的打,我逃学了,没错,我逃学了,用比较流行的词语就是,离家出走了……

  用当时身上不多的钱,买了车票,去了30公里之外的奶奶家。流浪在街头,也不敢去奶奶家,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懂得了什么叫怕。白天可以流浪,可是晚上呢?我记得那晚是在一个单身宿舍的楼道里过的。半夜正睡的迷迷糊糊,被人推醒。原来是下夜班回来的工人,看到我睡在楼道里,叫醒我要去屋子里睡。迷迷糊糊中,也没有做过多的推让,就去人家屋子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他给我买了早点,把我送上了回家的班车。可是因为我没有车资,车没有开出200米,我就又一次下车了。继续在街头游荡。

  中午的时候,因为太饿了,把当时很流行的电子手表卖给了一个小卖部的店主,卖了五块钱。下午的时候,我正扒在台球案子边看打台球,也没有感觉到身后会有人。这时有人一把把我抱住,我惊得回头一看,原来是父亲。

  在我回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父亲哭了……在我失踪的将近48个小时里,家里早已炸了锅。还好,我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还有就是,前一天晚上,我把书包放在了奶奶家的门口,也算是给他们报个信。就这样,父亲找到我了。没有说我什么,对于那样一个爆脾气的父亲来说,也实属难能可贵。

  回家以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又背起书包老老实实的去读书了。之后的日子过得平淡……也就是这个时候起,我对数学,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兴趣,导致后来数学的成绩一直都很差。

  1989-1991

  升入五年级。要小学毕业了,功课紧张了很多,可我这个时候,玩性却很大。

  这一年,内地发生了一件到现在都很敏感的事情。这里暂且不表,因为太太太敏感!!!

  这一年,由于我的贪玩,如愿的我没有升入初中。复读一年之后,才进入乡里的中学。

 

这些年(一)——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有感 - 黑米粒 - 米窝有糠

 

【未完待续】

题图照片,来源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