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窝有糠

行走在路上

 
 
 

日志

 
 

网络暴力,一次高潮迭起的手淫(z)  

2007-11-08 21:39:00|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位哲人说:在无知与偏执之间,我宁可选择无知。但是在今天,当中国完全进入一个互联网时代,民间话语权被强化到一个空前的地位时,舆论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暴虐,这种暴虐总是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散播着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历史观,从这个意义上看,在中国的互联网时代,更多的人选择了偏激,当然他们也并没有因为选择了偏激而让自己脱离无知。

 

  就是这这样的一种语境之下,处在公众与传媒聚焦核心的明星,总是最容易成为这种狭隘与暴虐的牺牲品。从张惠妹到杨丞琳,从孟广美到周杰伦,弥漫在互联网上刺鼻的荷尔蒙味道吞噬着这些的确不那么“有知”的人。我无意替艺人的无知辩护,一则“知”的标准无法统一,二则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我们每个人的“无知”都是绝对的,而“有知”却是相对的,所以无知本身并不是一个需要辩解的问题。但在现实中,网络暴力是并不承认这些艺人有“无知”的权利的,他们甚至自己也在一种绝对无知的状态下,以否定历史背景为前提,把各种狭隘民族主义的大帽子扣在了艺人的头上。我相信口水是可以淹死人的,但是淹死人并不牛逼,真正牛逼的是你是否真的能用这种极端暴力的手段完善国人的历史常识,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这样的结果,因为这本身也不是网络暴民的初衷,他们的目的只是在某一个时段内让某一个有名的人死,把一场用偏激战胜无知的闹剧美化成一席爱国主义的盛宴。

 

  我一直在观察杨丞琳这几年的境遇,若干次看到她面对媒体的悔恨与泪水,暴虐的网络环境下,是始终不肯给她谅解的,所以直到半年前她亲自在内地道歉之后,我们也便不再见到她的任何回应,即便她的电视剧被湖南卫视的观众们抵制,也是如此。我知道有些人会马上给我扣上一个支持汉奸或者滥用宽容的帽子,但是我真的有些好奇,如果我们能够在一个都承认“人是无法避免犯错误”的共识上,我想知道一个犯了错的人要怎么做才能真的得到原谅?当然我并不期待网络暴民和那些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可以理性而平静的来和我探讨这个问题,如果他们可以理性而平静,那就没有什么网络暴力了。反倒是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罔顾左右而言他的姿态,不管你有多少质疑与反问,他们永远只有一句:操你妈!这也正映衬了开篇的那句名言,其实“无知”尚且可以变得比较“有知”,但偏执却会让人永远“无知”。

 

  回到刚才的问题,一个人到底怎么做才可以得到原谅?不用怀疑那些在互联网上纵横捭阖、挥斥方遒的人,下了线也都是些吃大米干饭的俗人,所以既然是他们在把持着中国民间的话语权,那这个问题真的应该让他们来回答。假如一个网络暴民被自己老婆捉奸在床了,他会怎么做呢?长跪不起?痛哭流涕?写血书?断手指?烫烟疤?或者假装寻死觅活……如果这些你全都做了,你老婆还是那一句:操你妈!不知你做何感想?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我们先抛开无知的合理性不说,就说一个人犯了错,也总得有个头啊,那些杀人放火的,我们还在监狱里教育他们重新做人呢,更不要说一个人仅仅因为无知和口无遮拦,而犯的错误,难道就永远都没有得到谅解的机会吗?所以,我常想这些抓住不放的人,其实并不在意那些明星到底做了什么,他们只是因为身体发育和营养摄取的进度,而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和渠道,这看起来很像是手淫,你需要一个性幻想的对象,然后把手搞到酸疼,所以他们常常在网络上只会说一句:我操!是的,这是这些荷尔蒙分泌过剩又无所事事的人唯一能做的,我操,操一个梦想中的女人或者一个说错了话的明星!

 

 

文章来源:八风不动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